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个人资料
惟有中华
惟有中华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829,959
  • 关注人气:46,9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继续做好全面摊牌的准备:东方时事评论|2019-11-04

(2019-11-04 09:58:32)
分类: 东方时事评论
中国继续做好全面摊牌的准备:东方时事评论|2019-11-04          中国继续做好全面摊牌的准备     (2019-11-04)

戈尔巴乔夫说得“连他自己都感动了”!所以,从“能否面对事实”这个角度上看,叶利钦还算个人物,戈尔巴乔夫,什么都不算!


戈尔巴乔夫的继续存在,本身就代表着俄罗斯国内的一种政治气候从未因苏联的死去而结束其使命、而是在“继续存在”,在继续伺机完成其新的使命,因此,戈尔巴乔夫的明显活跃,也意味着这种政治气候在“明显活跃”,什么意思?普京当然懂的!


所以,朋友们要警惕另一种“旋转门”,也就是“(特)通俄门”或突然跃变、旋转成“(普)通美门”的危险!

俄罗斯、伊朗就此被西方的白手套--土耳其装进了“均不干涉叙利亚宪  政改革”的套子,即便是傻瓜都能想得到的一个情形:三方不干涉,不代表西方不干涉,西方干涉不代表自己直接去干涉,要知道,以伊德利卜为代表,在数个冲突降级区内或旁边,甚至在叙利亚的经济首都--阿勒颇,尤其是政治首都大马士革周边,遍布着大量的西方支撑的所谓“温和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

显然,这个“套子”的结果必然是“叙利亚的宪政改革”只有一个出口,那就是让、且必须让西方满意的结果,否则,大家懂的!

接受这个“套子”,是伊朗、特别是俄罗斯的对外政策未来将向西方进一步妥协的信号。

因此,中国目前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做好“全面摊牌”的一切准备,这,反是西方最害怕的。

朋友们,还记得东方时事解读几年前反复强调的、西方解决所谓叙利亚问题的A/B/C方案吗?大家可对照今天的形势,就知道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为何彻底破产了!

土耳其外长:土军将攻击逾期滞留“安全区”的库尔德武装人员,这意思是,俄罗斯(叙利亚),你们赶快将库尔德人给我从我划定的安全区中弄走,否则,小心你们脸上挂不住!大家看,在安全区与库尔德人问题上,俄罗斯(叙利亚)像不像在充当土耳其的“打手”?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本质上,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近8年,西方终于收获了“中东时间陷阱”,但蓦然回首,“地球时间陷阱”却在灯火阑珊处!

特  朗  普首次透露辞退博尔顿原因
 
【综合消息】据相关媒体9月12日报道,美国总统特  朗  普突然宣布已要求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辞职,引发广泛关注。特  朗  普次日在白宫接受采访时也提到此事,称博尔顿不仅在委内瑞拉和朝  鲜等问题上“犯错”,而且粗暴又强硬,无法与白宫内的一些高官和睦相处。
 
特  朗  普1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辞退博尔顿的理由。他称,博尔顿犯的错误包括冒犯朝  鲜领  导 人金  正  恩,因为他要求对方遵循“利比亚模式”交出所有的核武器。“约翰·博尔顿谈到的‘利比亚模式’让大家严重受挫......这真是一场灾难。”特  朗  普这样表示,并声称朝方也不愿意再与博尔顿打交道。
 
【时事漫谈】博尔顿走了,谁能够接替博尔顿成为特  朗  普的新国家安全顾问,一时间众说纷纭。作为国务卿且与博尔顿“政见不合”的蓬佩奥一时之间成为热门人选。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蓬佩奥本人究竟能否最终身兼两份要职,成为特  朗  普新的国家安全顾问,恐怕还要朝  鲜说了算才行。因为“人渣”博尔顿也好,“毒草”蓬佩奥也罢,在朝  鲜政府的眼中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次回顾2019年2月金特会
 
说起这话儿恐怕就要从2019年2月的“第二次金特会”说起。
 
二月的最后一天下午,全球关注的朝美领  导 人第二次峰会,在越南首都河内匆匆结束了。说匆匆,是因为提前一天白宫就公布了28日“金特会”的全部日程安排,但从28日中午开始,会晤的议程就紧接着匆匆变卦。
 
按照议程,朝  鲜最高领  导 人金  正  恩和美国总统特  朗  普在此次峰会期间安排了六场会面活动。2月27日举行了两场,一场是朝美首脑“一对一”简短会面,之后是双方小范围的“社交性晚宴”。2月28日上午是重头戏,双方先“一对一”会面交谈,之后举行双方扩大会晤,中午共进午餐;下午签署“河内宣言”。最后,是特  朗  普单独举行记者会。
 
但28日临近中午时分,“金特会”风云突变,不仅双方扩大会晤的时间延长了,而且工作午餐也被取消。随后,原定在当地时间14时05分举行的特  朗  普与金  正  恩共同出席联合声明签署仪式也取消了。美方匆匆忙忙布置会场,表示特  朗  普总统将提前举行记者会,通报会晤情况。
 

下午2时许,特  朗  普总统在其下榻的酒店提前举行了记者会,通报朝美首 脑会晤有关情况,并接受记者提问。
 

特  朗  普承认,目前美  朝双方之间还“存在差距”,“基本上,他们希翼全面解除制裁,而大家做不到”。特  朗  普认为,金  正  恩“有一个特定的愿景,这并不完全是大家的愿景”,他认为朝方“只是想做一些没有大家想要的那么重要的事情”,而“大家没有放弃任何东西”。
 
但朝  鲜方面似乎“另有说法”。当地时间3月1日凌晨,朝  鲜外务相李勇浩在金  正  恩下榻的酒店举行记者会表示,朝  鲜在朝美领  导 人第二次会晤中,仅要求解除部分制裁。如果美方同意,朝  鲜将在美方专家见证和双方技术人员的共同作业下,永久且完全废弃宁边核设施,其中包括钚和铀生产设施。部分制裁,是指2016年和2017年通过的5个联合国制裁中,涉及朝  鲜民生经济和人民生活的项目。
 
李勇浩说,为了减少美方担忧,朝方本来有意以书面形式承诺永远停止核试验和远程火箭试射,但美方在会晤中,自始至终要求朝方在宁边核设施外,再追加采取一项措施,这清楚表明美方没有准备接受朝方的方案。李勇浩表示,考虑到朝美之间的互信程度,这是目前朝方能够拿出的最大幅度无核化措施。他强调,朝方原则性立场不会有丝毫改变,如果美方今后提出重启磋  商,朝方的提案也不会改变。
 
金特会的失  败的主要原因却是南亚破局进程的意外终止
 
通过上面回顾大家不难发现,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金特会”最终“无果而终”,虽然双方表面上看上去还很客气,但实际上是不欢而散,就连之前兴冲冲充当东道主的越南也是前后白忙活了一场从而脸色极其难看!
 
无疑而问,作为特  朗  普的贴身“谋士”,蓬佩奥与博尔顿在该次“金特会”上并没有起到什么好作用,甚至大家当时就猜测且最后也得到朝  鲜方面的证实,那就是:特  朗  普口中所谓朝  鲜要求解除全面制裁的“谎话”都是他们提前编好的。
 
 
不过,对于熟悉东方时事解读的朋友们也许还记得,那场“金特会”真正不欢而散的原因并不在这次会议本身,而是在千里之外的克什米尔。
 
大家知道,2月14日,印度中央储备警察部队车辆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一高速公路上遭遇恐怖袭击,袭击造成至少42名警察部队人员死亡,数十人受伤。随后,活跃在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组织“穆罕默德军”宣布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之后,印巴紧张气氛持续升级。
 
有趣的是,在河内“第二次金特会”召开的几乎同时,即2月26日凌晨,印度战机越过印巴克什米尔实际控制线,空袭了巴基斯坦东北部巴拉科特镇附近的一个目标,时候印度方面称恐袭摧毁了恐怖分子的一座训练营。
 
更有趣的是,事发后,巴基斯坦空军迅速做出反应,对印度方面给与果断反击,并在反击过程中击落印度战机一架,并俘虏飞行员。而这个时间点,恰恰是28日临近中午十分。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这才是真正最终导致“金特会”风云突变的核  心原因。
 
我可以大胆假设一下当时的场景,在事情得到进一步确认之后,博尔顿和蓬佩奥“提醒了”美国总统特  朗  普,“(南亚)事情”进行的不顺利,为了极力稳住朝  鲜而准备好的协议(准备与朝  鲜签和平协议)已经没有了意义,这次会晤应该立即取消或停止,甚至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待在河内了。
 
而所谓的“事情”进展不顺利,指的就是大家后来多次提及的“南亚破局”的“第一回合”,最终以巴基斯坦军方的迅疾反应而被终止。美国(西方)原本企图利用这次印巴冲突、通过巴基斯坦政府与军方之间“围绕反击还是不反击、及何时反击、特别是如何反击”等问题去“扯皮拉筋”、以全面激化巴基斯坦政府与军方之间矛盾,甚至巴基斯坦军方内部矛盾的企图没有得逞。
 
 
美国的对朝政策并不是博尔顿、蓬佩奥之流说了能算的
 
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评估中,特  朗  普那次是带着所谓的“和平协议”去河内的,之所以会带着“和平协议”并不是因为美国(西方)出于好心想要和朝  鲜就此“化干戈为玉帛”,恰恰相反,这份“和平协议”背后埋着一个巨大的“坑”,只等朝  鲜或中国来跳。
 
在美国(西方)的原计划中,一旦由印度主动挑起的这次印巴克什米尔冲突升级,全面激化巴基斯坦内部矛盾后,在西方的全面威逼利诱之下,面对一个叙利亚化的巴基斯坦,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做出实质性调整的可能性就会大幅提升。一旦如此也就意味着“欧美联手南亚破局”的进程得到了实质性进展。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克什米尔方向一切顺利,特  朗  普就会把这份“和平协议”拍在桌面上,而一如此,对于朝  鲜(中国)而言,签或不签都是被动的。
 
不签署,则破坏朝  鲜半岛稳定的罪名就会彻底坐实在朝  鲜的头上,进而在方方面面面前,极大增加中国对朝  鲜提供战略策应或进行深层战略协调的难度;而签署,则意味着朝  鲜会被这份美国方面主导的“和平协议”捆住手脚,且不说这份“和平协议”的具体进程如何实施,一旦南亚局势骤变,巴基斯坦内部生乱,则朝  鲜就很难像2008年的时候那样通过在东北亚方向注入变量甚至冲击性变量的方式对南亚进行战略策应了。因为只要朝  鲜有所动作,则则破坏朝  鲜半岛稳定的罪名仍然会彻底坐实在朝  鲜的头上。
 
显然,解决这个问题的核  心办法仍然在南亚,仍然在巴基斯坦。欣慰的是,巴基斯坦军方决策迅速、且反击给力,再加上印度内部的张力,这些合力之下,印巴军事冲突得以迅速平息,最终使得特  朗  普没有机会把“和平协议”拿出,因为一旦如此,朝  鲜必然“顺坡下驴”,而对于美国而言可是丢了西瓜(南亚),也丢了芝麻(对朝制裁)。显然,这种傻事儿无论是博尔顿也好,还是蓬佩奥也罢是绝不会建议特  朗  普去做的。
 
所以,严格意义上说,河内“第二次金特会”的不欢而散,与其说是博尔顿和蓬佩奥出了“坏主意”,倒不如说是背后的美国(西方)因“南亚破局”进展不顺的不得已而为之。如果大家从这个角度看待博尔顿因“冒犯了金  正  恩”被特  朗  普炒了鱿鱼这件事,责任显然不在博尔顿本人或蓬佩奥,因为美国的对朝政策不是博尔顿、蓬佩奥之流说了能算的。


 


东方时事评论官方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你终于找到这里了/weiyouzhonghua

惟有中华微博http://weibo.com/u/1366169612

让大家一起努力付出,与身边的人一道共同经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国继续做好全面摊牌的准备:东方时事评论|2019-11-0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